• 追書
  • 捧場
  • 手機閱讀本書

    掃描二維碼,直接手機閱讀

第248章 兄妹的重逢

第248章兄妹的重逢

“鱷魚,你這繞點遠路干嘛去啊?”

“看看我的妹妹去,雖然不是真正的親兄妹……”

時間回到寒冷的1941年,營長剛剛收集齊班底時,突然做出了打算單獨離隊的行動。原來,他還有一位同父異母的妹妹這幾年一直居住在漢斯,與營長情同親人。在戰爭開始之后,營長的妹妹逐漸失去與兄長的聯絡,不知所蹤。

在艱苦守衛小城的時候,營長不止一次擔心起妹妹的安危,只不過不能違反紀律擅自離崗。當他重獲自由之后,心中便升起了尋找妹妹的想法……

然而在獵兵們的要求之下,短吻鱷只能一起帶領著他們向北繞路,前往妹妹曾經居住的城市。然而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,城市早就在戰火中化作廢墟,就連一幢殘余的建筑物都不復存在。

“啊!!!!!!”

就在營長……啊不,團長大人站在廢墟上如同土撥鼠般怒吼的時候,聲音將一名知情人士吸引了過來。

那名知情人士正是一名城市陷落時的潰兵。隨后,短吻鱷用兩份罐頭從他那里了解到,在城市在戰車獸鐵蹄下夷為平地之后,一小部分平民被炮火轟死甚至吃掉,另一小部分……

“……長官命令著其他弟兄掩護著平民往捷克那里跑了,我那時受傷跑不動,就被丟在這里了。”

線索就此斷絕,這位留下來的傷員肯定不知道那些平民被轉移到哪里去了。甚至短吻鱷都不敢肯定妹妹有沒有機會參加轉移!

但他一直都不肯承認妹妹死于戰火,就算親眼見到尸體都不愿相信,更何況還沒有任何有力的證據。

就這樣,心中還留存著一點火苗的短吻鱷帶領著大家穿過重重險阻,最終到達了剛剛躲過浩劫的伯爾市。在那個冬天的重建工作中,獵兵團付出了不少力氣,也為之后在伯爾市中扎根打下基礎。

……

光陰似箭,一晃四年過去了……

那在心底深處搖曳的火苗并沒有熄滅,反而燃起了熊熊大火,驅使著哥哥在復仇與尋找中前進!

……

伯爾市東洲街,塵土依然飛揚。

“怎么……這么快就干完了?”

工頭望著滿臉無辜的業光,心中滿是崩潰的感覺。他以為今天還得在雇幾個人才能趕得上,然而沒想到這小子幾乎一個人把水泥全搬完了。

“是啊,結算下工錢嗎?”

此時此刻,攪拌水泥的工人們望著身旁堆成小山的麻袋堆,在烈日之下壓力山大。

“可以……所有的水泥1000銀幣,老天。”

當工頭反應過來的時候,臉上突然堆滿了笑容:“這位小兄弟還需要別的活干嗎?只要效率保證,工錢好說。”

好吧,在李加軍告辭回去休息之后,業光又開始愉快的搬磚工作。就當他忙得不亦樂乎的時候,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現在工地中,顯得有些突兀。

“筱丹?”

“業光辛苦了啊,我來看看你。”

小牧師從手提袋中拿出礦泉水,微笑著朝少年搖了搖。那些在陰涼下乘涼的工人們在看到筱丹之后,望向業光的眼神都有些嫉妒起來!

咕嚕咕嚕咕嚕!——

“慢點喝,喝水太快不好……”

“放心好了。”

業光順手拿起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擦汗,心中像吃到冰鎮西瓜般開心至極。

“謝謝筱丹嘍~你今天不去福利院嗎?”

“今天我打算先休息一天,陪著隊長她們維持市內秩序。”筱丹接過被業光一口悶完的空瓶,聲音幽幽。看來,昨天被小女孩咬到的事情還是給筱丹帶來了點影響啊。

“很好,沒有別的事的話,我先回辦事處了哦~”

“慢走。”

嘿嘿嘿,小牧師送來的礦泉水比圣水還要神奇,干起活來更有勁了!

……

約維采市,倫克莊園。

當武裝的護園隊發現這位神秘的不速之客時,還沒來得及開火就被紛紛繳械。然而不速之客并沒有下手,而是說出了一個讓他們熟悉的名字。

“……請問先生是崔娜小姐的什么人?”

“哥哥。”

在短吻鱷被請入莊園的別墅中之后,很快,一位身穿洋裝的女子便聞訊而來,身后還跟著他的丈夫。當女子看見正坐在椅子上喝茶的來客時,眼淚頓時奪眶而出,而丈夫只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輕聲安慰。

“真的是你,還活著……我的神吶……”

“崔娜,四年沒見了,那你依然是原來的那個樣子……”

望著面前雖然年輕,但已經嫁作人婦的妹妹,短吻鱷百感交集,起身緩步走到了她的面前。面對這位突然找上門來的大舅哥,妹夫也有點手足無措,兩人彼此點頭致意。

“哥哥,您能來真是太好了,我還以為……我還以為永遠再也見不到您了。”

崔娜與短吻鱷擁抱在了一起,在寬敞而溫暖的懷抱中痛哭失聲。這一千多個日夜中的思念與希望,在這一秒全部兌現,真是神賜給人間的驚喜!

“好了,不要再哭了。”

在有備而來之下,短吻鱷的眼圈只是稍微一紅,臉上依然充滿著堅定:“以后誰敢欺負我的妹妹,我就一定讓他好看!”

而崔娜的丈夫,也就是老商人的兒子聽出了短吻鱷的意思,頓時眼前一亮。剛才前來報告的護園隊也曾經提到他的實力,再加上能突破敵人的封鎖來到這里,就更能說明大舅哥的拳頭相當硬了。

“好,不哭了,不哭了……”

妹妹啜泣著抬起頭來,用絲巾將眼淚擦干:“哥,這是我的愛人,波多爾·倫克,當初是他收留了我,我才能得以與你重逢。”

“請問您怎么稱呼?”

“暫時叫我短吻鱷好了,一位獵兵……”

兩人好好握了把手,波多爾還暗中試探了一下大舅哥的實力,差點把自己的手整成豬蹄,暗暗作痛。

“這么厲害,看來我們有救了。”

“當然,否則我也不會這么著急趕過來。”

既然得知自己的妹妹受恩于倫克莊園,那么短吻鱷接下來就要幫助他們擺脫困境了。在波多爾的引薦下,他很快便見到了這座莊園的主人,威斯·倫克。

請記住本站:堅果看書

微信公眾號:堅果看書,公眾號搜索:堅果看書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章節目錄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苏州新快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