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追書
  • 捧場
  • 手機閱讀本書

    掃描二維碼,直接手機閱讀

第二百二十四章 隔壁老王

秦風聞聲趕緊跑過去看,只見一個黑色皮質的拉鏈包被挖了出來。

干警戴著手套,將拉鏈包打開,只見里面被碼得整整齊齊,都是各種手術刀止血鉗之類的手術用具。

這讓秦風想起闌珊的變性手術,看來此人有可能是取得過從醫執照的。

很難想象,一個醫生拿著手術刀,不是在給你治病,只是為了切割你身體的某一部分。

光是想想頭皮都開始發麻,他無比了解你的皮膚肌肉,軀干四肢。從容不迫地在你身上下刀。

說不定只是給你來個硬膜外麻醉,讓你睜著眼看著,自己身上的一塊塊皮肉,一個個器官被切割。

這時,李正道的電話響了起來,他接到之后,臉色更加凝重了。

“怎么了?”秦風問道。

“你找到的那塊皮膚,只是一塊植皮,并且剛剛完成植入沒多久,還沒有形成完整的血供。”

李正道的一番話讓秦風聽得一頭霧水,同樣是九年義務教育,你為什么就如此優秀?

“我猜想,嫌疑人已經以另外一個人的身份出現在大眾眼前了……”李正道見秦風一臉懵逼,就隨意解釋了一下。

另外的身份,難不成他還能給自己植皮不成!

前方高能,已經超出秦風能夠想象的空間。

感覺只有在好萊塢大片,或者香港警匪片才會出現的事情,居然呈現在自己眼前。

也就是說,大隱隱于人群之中,想要在找他就難了。

他也許會成為送外賣的小哥,或許是你每天都會光顧的早餐店老板。

再或者是憨厚老實的隔壁老王,或許他心一橫,直接改變性別,成為巷口萬眾矚目的皮條妹。

細思極恐!

秦風看著眼前的李正道還有那些忙碌中的干警,他會不會假惺惺地摻和在其中,扮演著看一群煞筆,在他家掘地三尺找證據。

再或者他已經飛上枝頭,在政界某得一席之位,像李正道這樣的小片警,恐怕連人家面都見不著吧。

太可怕了!人和人之間還有信任嗎?

秦風心里堵得慌,也不想再這里繼續了,嫌疑人已經變成了透明的。

就算自己有陰陽眼,也縱然看不到那些故意隱藏起來的人心。

鬼怪縱然可怕,但還是敵不過人心!

帶著白潔和嬰寧,和李正道打了個招呼,就開起車子,準備回度假村。

把黃燥青一個人扔下,跑出去一整天,不知道這小子會不會捅什么簍子。

“emmm……我們這是去哪兒?”白潔終于從方才的靜默中走了出來,回到現實。

“回度假村啊,你這段時間就住我那里,房間很多隨你挑!咨詢室太危險了,不能再去了知道嗎。”

秦風一邊開車,一邊瞄著嬰寧的臉色。

剛才被她養狗的那一套一打擾,竟然忘記與她商量白潔要住一段時間的事情了。

看她望著外面的風景,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,似乎對白潔來度假村并沒有什么異議,頓時心情大好。

只要她們兩個不要吵起來,撕逼什么的就好,也不指望能融洽相處了。

“那怎么行!我還有好些病人要治療,預約都排滿滿的。

而且我的助理還在堅持上班,作為主治醫生,怎么能拋下同事自己逃命呢。”

秦風在心里咋舌,我去,不愧是心理醫生,我才剛說了一句,她就一連串爆發給我懟回來。

“你不要命了!”

“我的病人怎么辦?他們需要我!”白潔一臉正義。

“你不要命了!?”秦風不受她的副線干擾,打算以不變應萬變,就用這句來回懟。

“……”

伶牙俐齒的白潔被懟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,臉上的小表情,就好像那個要代表月亮收拾的月野兔。

“又不是不讓你繼續做你的醫生,只是請假,就當這幾年的年假都一次性休了唄。”

秦風緩和了一些,本著睡服她的心安慰道。

“也是,我很久都沒有休假了……emmm,那就休息幾天吧。”白潔很快就妥協,甜蜜一笑。

她屬于女神范兒,和嬰寧這個硬妹在氣質上就有很大的區別。

秦風看著身后兩個水嫩的妹子,剛才那股子找不到兇手的失落感一掃而光,馬上就開始想象著要去哪里玩兒了。

“想去哪里玩兒,哥哥都奉陪!”秦風瀟灑地一彈響指。

“想去大指山,聽說哪兒還夏意正濃,漫山遍野的花兒,還有薰衣草莊園。”白潔一臉陶醉,像個孩子。

“嗯,那就明天出發,反正就在周邊,兩個小時的車程就能到。”

回到度假村,就看見黃燥青正在獨自吃著大餐,這廝居然點了一桌子的菜。

看見秦風回來,原本想要發火的黃燥青,突然看見他身后的白潔,一雙眼睛都看直了。

立馬忘記要找秦風算賬的事兒,笑容可掬地接下白潔的外套,殷勤地請幫她拉開椅子。

“你怎么不幫我拿啊?”嬰寧半開玩笑地問道。

“你都是別人桌上的菜了……”黃燥青回頭嘟囔了一句,幫白潔倒上紅酒。

秦風走到餐桌前落桌,好家伙,這里的私廚不是蓋的,自己面前一道蟹粉丸子,金燦燦的色澤很是誘人。

咬在嘴巴里,Q彈的蟹肉配著高湯,在口腔里呈現出層次豐富的味道,鮮美無比。

看似簡單的一道菜品,在私廚的手里,誕生出一種意想不到的華麗轉身。

今天一天都緊張地要死,跟在李正道后面跑了一天。

一頓飯的功夫,白潔就與大家相熟起來,隨和的性格加上甜美的外表,就算是同樣作為女人的嬰寧也排斥不來的吧。

美食再加上與白潔重逢,秦風忍不住多喝了幾杯,雖然酒量不錯,但還是喜歡這種微醺的感覺。

嬰寧這丫頭估計是被秦風早上的一句,晚上再收拾你給嚇到了,早早就回了自己房間。

黃燥青邀請白潔出去溜達散步,秦風洗完澡躺在床上,安逸地閉上雙眼。

燈火闌珊,睡意漸濃。

突然,他感覺一雙玉手撫上了自己的腳背。

請記住本站:堅果看書

微信公眾號:堅果看書,公眾號搜索:堅果看書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章節目錄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苏州新快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