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追書
  • 捧場
  • 手機閱讀本書

    掃描二維碼,直接手機閱讀

第81章 玫瑰蜜水

墻角處叫捆成一只肉粽子似的那人嗚嗚掙扎,原本就青灰的臉色變得紅透,額角處還暴起青筋,那模樣,活像忠肝裂膽的賊寇進了官兵窩。

眼瞧著話也說不下去,只好先解決了這事兒再說。

他來的時候無禮,我們也不是守禮的人家。施施然蹲下身將他的繩子解開,在退開看著他掙扎起來。

“你所求何事?”

那人面上怒氣一現,聞言惱怒又漸漸的消弭下去,只余下滿臉的失落,還有悵然。

他身上算不得干凈,但也爬起來似模似樣拍拍身上的灰。

“在下多有失禮,望姑娘大人不計小人過罷。”

我點了點頭,掖掖手道:“說罷。”

“在下前來,想求姑娘一回畫骨。”

“打秋風?”墨瞳的聲音是少年暗啞,這三個字卻說得貼切非常,我皺起眉頭,想斥他言語失狀,可仔細想一想,卻分明沒有錯漏。

畫皮之術所換的只是一塊臉皮,所花費也不過百千兩銀,十樁事體間錯漏不過一,可畫骨之術卻是在于易骨,手術更加精密不說,副作用卻大,我這兒的骨頭都是沉骨,取自聞名游俠的墳塋,不說他們身死多在毒,但說尸毒化入,易骨之人肌理禁不禁的住,便又是一個問題。再者,昂貴的醫藥,卻不是一樁輕巧巧的機緣就可以當的住的了。

我眉頭暗挑,那人又是跪下了身,言語鑿鑿:“姑娘畫骨絕技,在下一向是略有耳聞的,我只一句,在下以將生死置之度外,您只需動手,生死有命這樣的事,我也省得。”

墨瞳嘖嘖出聲:“你就為了那短短十幾日得到絕世武功?”

那人不言不語,手伸進懷中掏出一個嬰兒拳頭那般大的夜明珠,流光溢彩的托到我的眼前:“萬兩黃金在下拿不出,這顆珠子世上僅有一顆,我想也盡夠了。”

屋檐上的銅鈴一串脆響,小槐樹樹葉子瑟瑟,內室里頭座鐘緩緩慢慢的敲響,我鼻端縈繞著梅花餅子的暗香。

我問:“你為何畫骨?”

那人雙手一顫,咬緊牙關,雙眼間一紅,從牙縫中擠出來一句話來:“殺妻之仇,不共戴天。”

我倏忽瞇眼,拖拖衣裙,一步一拖的走回我原本的地方矮身坐好。

“坐。”

那人瞧了我一眼,將托在手心的夜明珠攥在手中,手腳僵硬的坐到下首,垂下了頭。

“你的事,煩請同我說一說,我現在不必當初,有些事情招惹不得,雖說這話說出來顯得冷心冷肺,但也萬沒有幫了你將我們一門埋沒的的道理。”

那人抿抿嘴角,盯著自己袍角上的泥點灼灼的看,我遞給墨瞳一個眼神,墨瞳重新燙過茶碗,舀了十足十兩大勺子玫瑰鹵子,分別化了水給我和這人喝。

玫瑰花鹵子是拿時新玫瑰剁成碎末,用當年的蜂蜜腌的,清香但是不清爽,唯有味兒甜,兩勺子花蜜兌水,茶碗能放多少白水,沏出來的連湯底子都一層一層泛著密黃。

景行一轉身走出去,朱厚照蹬蹬腿覺得沒趣,也懶洋洋的走出去,小門一關,臨窗坐著的便只有我們三人。

那男子接過墨瞳遞給他的一盞蜜水,就手吞了兩口,我也隨著他的動作淺淺呷一小口,含在嘴里面,只覺得舌頭根兒甜的發苦。

那人抹抹嘴,道:“在下姓南,諢名一個譚字,湘西人氏,自小出身寒門,因一雙眼睛厲害,上了五歲被當地一個鄉紳看中,送去當地武館,學了幾下拳腳武功,后被送往蜀中王世子府中,自小當成暗衛長大,在之后漸漸知世,曉得了自己做的事是什么,便出逃了。”

他話說到這兒又停下,抬起頭來望著窗外一片澄明高遠的藍天出了一會兒神,暗淡的雙目中閃閃爍爍,可俄頃,那短暫的暖意又消散開,暈出一片苦意,他低下頭,狠灌了一口甜濃的發苦的蜜水,然后淡淡道:“我十七歲前,便就是這樣的日子。”

我點了點頭,示意墨瞳幫他把水續上,好讓他慢慢說。

南譚感激的看了我一眼,道:“我過去的日子不值一提,又不是頂出挑的人,知道的事情也只有一點,是以我的出走并沒有引起什么風波,我一路逃一路看,終于知道原來不用殺人也能吃飽飯,冰糖葫蘆串的不是葫蘆,是紅山果,小娘子指頭上不是沾的血,是鮮花汁子染得色。”

南譚說的神往,臉上的悲苦漸漸的化開一些,他道:“后來我遇見了我家娘子。”

他嘴角勾勾,抿出一個笑來,眼中的柔情蜜意化也化不開似的。

“她長得頂好看,我第一回見她的時候她正坐在溪邊洗衣裳,一截手腕子白生生的,手指尖叫水凍的通紅,那樣大的衣裳,她一個人怎么能洗的動,站也站不穩,誰想那衣裳順著水流遠了,她跌了一跤,跑不動路,坐在河邊捂著臉哭,我躲在樹上睡覺,看不下去幫著撿回來,而后她對我笑了。”

南譚瞇著眼睛,仿佛眼目前就站著他家娘子,他轉過頭來看我,將我看的心神一晃。

接著道:“原來我是預備北上的,招惹上這么一個小娘子心里又怎么能放得下心呢,就成日介躲在樹上等著她來洗衣裳,后來又有一天她沒來,我去找她,才發現他過的是什么日子。”

他說到這里,面上笑容一斂,隨即有些懊惱起來。

“若是我早去幾天,她也不用落下這樣的病,她娘是個后娘,一向叫她在鄰里間收了衣裳去洗,換來幾文錢買上半塊豆腐當菜吃,她自己在家呆著,親爹卻不管,一來二去卻有個混小子看她生得好,給了他后娘一貫錢,叫調走他爹,差一點把她給壞了。我去時,他后娘正幫著把這她的腿。”

墨瞳急急問道:“然后呢?”

南譚冷笑一聲:“然后,我拿著劍,把那蠢婦還有混小子殺了,帶著她就跑。”

“好!”墨瞳興致昂昂的喝彩,南譚也樂意逗他一句,便道:“茶端來給我喝。”

墨瞳依言把茶遞給他,他似模似樣的喝了一口,皺皺眉便將盞子撂到桌面上。

“我家娘子,可真是個辣的,沒像一般小娘子似的哭哭啼啼尋死覓活,反倒求我要我教她功夫,說要跟我一樣,過這樣的游俠日子。成日介師父師父叫個不住,你不知道,她口吃,我為了逗她胡亂的應過幾回,回過神我就想起來,我不是收徒弟我是要討娘子的,便哄他把師父叫成了師兄。”

他搖搖頭,唏噓道:“她學的是真慢,手上本來就滿是凍瘡,我去前幾天還把手腕子給崴了,坐下個著風就疼的毛病來,心疼的我,恨不能再回去把她那糊涂老爹也剁上幾刀解解恨,但是胖的不說,她可真是造的一手好湯水。”

我溫和的看他,看見他嘴角干裂的裂紋,臉上風吹雨打的痕跡,眼角眉梢間的滄桑,這些全被他一嗓子笑給蓋過了。

我想說不想問你這些,但看著他快意,倒有些開不了口。

點點頭算是附和他說的話,他繼續道:“我幾乎忘了我是從蜀王世子府中逃出來的了。”

“我跟她假裝闖蕩江湖,做了幾個劫富濟貧的小事兒討她歡心,原本想著要定要娶她跟她成親,生上十個八個孩子,可她露出意思來,我卻又怯了。我想起來我的劍法可能已經漏了像,我們那一班子暗衛,用的全都是那一套招子,我也說了我不是頂厲害的人,雖說無足輕重,但若是世子真心要弄我,倒是比碾死一只螞蟻便宜。”

“后來我聽見風聲,知道九龍山盛會,龍蛇混雜,便想著蹚一趟渾水,好歹搏一搏日后的日子,我是真的想娶她。”

我猛然想起來,便問道:“你不是楚王世子的人?”

南譚突然被我打斷,整個人一愣道:“并不是,我不曾見過什么楚王世子,只在路上護了個公子哥兒,他出錢要跟我去湊熱鬧的。”

我一怔,隨即腦子發起昏來,竟想不起來要說什么了,便擺了擺手,道:“我隨口一問,你繼續說你的罷。”

南譚舔了舔嘴唇,搖搖頭道:“后來盛會上大亂一場,我受了波及,負傷回到住處去,她已經身死了,我大怒之下拿劍逼問店里的掌柜小二,問出來是一個武林人士潛進來,記明白了樣貌衣裳,尋上門去,可不想竟不能敵,被他打的只剩下一口氣,我又硬生生爬回了客棧去。”

摸出來所有的銀子給那老板,好歹留到我有了點力氣,把我娘子抱去葬了,在她墳前守到今年。

他眼中水光一閃,道:“我能茍活至今是因著有一樁報仇的心愿,我也知道憑我這樣的人巴巴的想求姑娘的畫骨,幾乎無異于癡人說夢,但我總想來試一試。”

他說到這里,自嘲一笑,將那流光溢彩的夜明珠放在小案上,道:“這顆珠子是我偷的,話也說完了,成不成事,我都不怨姑娘。”

我眉間微皺,問道:“你要取的是誰的性命?”

他深深吸了一口氣,咬牙道:“金剛手,石不通。”

請記住本站:堅果看書

微信公眾號:堅果看書,公眾號搜索:堅果看書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章節目錄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苏州新快3